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西白癜风是否遗传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8 03:26:1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西白癜风是否遗传,丁青白癜风医院,江西能否治疗白癜风,凤冈白癜风医院,吉林治白癜风的中医,得白癜风后使用这些药物治疗可以吗,山东白癜风遗传吗

原标题:共享单车押金难退困扰消费者 只能自认倒霉吗?

  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困扰消费者
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陈璐 实习生 向颖羿

共享单车用户退押金难或慢的问题正在困扰不少消费者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调查发现,退款难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出现经营问题的小蓝单车、酷骑单车、小鸣单车等企业上,不少用户只能无奈地等待、打投诉电话、寻找黄牛甚至上门索要,依然很难拿回押金。此外,在退还押金的周期上,摩拜需要2~7个工作日,ofo需要3个工作日。

今年8月1日,十部门联合出台的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明文提到:“企业应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,积极推行"即租即押、即还即退"等模式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实施收购、兼并、重组或者退出市场经营的,必须制定合理方案,确保用户合法权益和资金安全。”

据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,目前全国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数量接近70家,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600万辆,注册人数超过1.3亿人次。共享单车的押金多数在300元以内,伴随着共享单车行业进入最后洗牌期,企业因各种原因导致退押金难的问题,涉及用户众多,消费者只能自认倒霉吗?

多家企业陷押金难退怪圈

今年3月,家住山西太原的王先生花了300元注册成为酷骑单车用户,账户显示有298元是押金。9月,有朋友提醒他“酷骑单车押金难退”,他才开始尝试退押金。

没想到退押金那么难,他的账户里最初显示的是“1~7个工作日内退还”,但后来不断延期,最终变成两个月。最近,他再次打开账户,发现自己的押金和充值余额都“消失了”,账户均显示为0。这期间,他多次拨打酷骑单车客服电话4008007765,不是打不通就是没人接。

在北京酷骑单车总部的楼下,退款队伍在广场上绕成了长长的“蛇形”。在酷骑单车App内的押金栏用红色标注了“银行存管,安心放心”,可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向媒体承认,“用户押金有一部分被用于公司运营和购买车辆”。

出现问题的企业不仅是酷骑单车一家。在互联网上,不少网友讲述了自己退押金难的经历:“小蓝单车10月27日申请退款,到11月15日还没给退呢,400永远打不通,微信自动回复,真的没人能给解决”“我打电话给12315投诉,说要等20个工作日才会有消息,还剩两天时间,小鸣单车押金仍然没退”……

“我也没啥好办法,虽然钱不多,但只能自认倒霉吗?”王先生无奈地说。

目前这种状况,用户只能通过各类渠道投诉,黄牛130~150元代退的生意也暗暗滋生。《指导意见》要求企业应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,积极推行“即租即押、即还即退”等模式,但目前许多共享单车企业只实现了“即租即押”,“即还即退”还难以实现。

押金不退、挪用均违法

用户使用前预存押金,这是共享单车行业在初期采用的共同模式,一方面方便用户,另一方面押金也成了企业募集资金的一种手段。但是随着连续多家共享单车企业被曝出挪用押金,越来越多的用户表示押金难退,这一模式受到多方质疑,一些企业濒临破产更是让不少押金成了一笔“死债”。

用户以“押金”为名交给共享单车企业的钱,是否能被挪作他用?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、副教授朱巍认为,押金退还的问题在工商总局出台的《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》中是有具体规定的,要求在15个工作日退还押金。同时,在合同法中有规定,因为押金的性质是不属于企业的,其性质、权利仍然属于消费者。

“所以把押金用来炒股、炒房、投资,包括追加资本,都是违法违规的行为,属于非法经营范畴。”朱巍说,押金汇集的资产必须跟企业的自有资金分开。对于现在一些企业破产以后,消费者必须等破产程序结束才能拿到押金的规则,实际上是不合法的。并且押金是用户保证自己的行为不会对对方利益造成损害的保证金,权利仍然在用户手中。

《指导意见》明确,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、预付资金的,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、预付资金,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、预付资金专用账户,实施专款专用,接受监管,防控用户资金风险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实施收购、兼并、重组或者退出市场经营的,必须制订合理方案,确保用户合法权益和资金安全。

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宋刚认为,尽管有诸多法律法规的限制,用户的权益却并没有得到有效保证。现在我国第三方监管体系建立还不完全,未能返还押金,最多算违反了对用户的承诺,承担违约的相应责任,而该项资金是否被监管,就目前而言,尚未有相关强制性规定。

虽然有明文规定,但由于共享单车企业多,单笔押金数额低,企业和用户又是在互联网上交易,追讨押金并不容易,最后往往也只能不了了之。

中国消费者协会原副秘书长武高汉分析称,要分门别类看企业经营者的意图,如果经营者携款潜逃,那就涉嫌有意欺骗消费者的问题,但如果经营不善,则需要按照破产法中债权者的序列进行财产清算。

武高汉认为,从现实角度来看,如果能追讨回押金或是企业有赔偿能力,那么消费者拿回押金或追讨损失是有可能的,最怕的情况是经营者已经使用了这批押金,也没有赔偿能力,“消费者是很无助的”。

以信用体系作为“押金”是趋势

为了让消费者不受损害、少受损害,武高汉建议,应当加强预防性的政府监管机制,对押金的资金蓄水池进行监管。

也有专家认为,以信用体系作为一种新的“押金”或许也能减少此类问题的出现。宋刚认为,“使用支付宝等信用担保方式,可以减少用户风险,更突显了社会信用体系在互联网经济下更为重要的作用”。随着社会信用体系的完善,交付押金的担保方式或将被淘汰,不再具有竞争力,这是一个重要的发展趋势。

朱巍认为,健全信用体系对“互联网+”的企业更有意义,“现在表面上是"互联网+",实际就是一个互联网租赁。这种行业押金不能少,但是押金可以换一种方式,以信用来做担保。一方面,可以减少资金出现的危险,另外一方面能让用户更加明白,自己的信用必须要自己珍惜。”

如今ofo、摩拜这样的共享单车顶尖企业,都进入了“免押金”信用体系时代。例如,ofo与蚂蚁金服合作,在蚂蚁金服的信用积分到达一定分数以上时,用户在使用ofo的单车时可以免押金,只需在使用后单次付费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可以治好白癜风权威的药物